酒空雪

半吊子后妈写手。主打古风,原创以及同人均有。涉猎多个题材。cp取向BG以及百合。
全职高手喻楚叶橙魏果肖戴柔杜。
梦间集紫淑曦淑君淑,虹越屠红金无。
剑网三一切npc官配。本命双雅进岚(祁谷)。
霹雳布袋戏站素风等一切官配。本命霁无瑕以及殊霁槐棋。
秦时以及天行非紫卫练凤麟三本命,以及其他官配(包括凤玉)。挚爱月神以及墨玉麒麟。
日漫大本命土萌萤,二本命更衣小夜。

备战高考。
手里要是有存档会慢慢发。
三十周之后等我回来。
掉粉的话估计是肯定的。😂随缘啦hhh。

【青莲剑个人向/李宗】凰音

【相当于前传。全员友情向。】
【历史向官配李白×宗煜,青莲剑视角。有糖有刀。】
【BG,BG,BG,青莲剑个人视角向李宗,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早就想写李宗了一直苦于没找到好的视角!感谢梦间集感谢青莲剑小哥哥!多年夙愿得以实现!】
【希望……我能抽到青莲!】
·
·
·
·
·
初见太白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少年。白衣携酒,意气风发。
那时我刚被铸剑师铸成,还未放入鞘中,只是放在一旁的台子上。宝剑初铸成便具有神志,只是相当飘忽,如一个新生儿一般。
不过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剑魂,本就是某种意义上的“新生儿”。那时我正懵懂,打量着这小小的一方铸剑室。
新奇是有的,可是眼前只有铸剑炉飞溅的火光、铸剑师铸剑的身影,耳畔只有炉火的燃烧暗爆声、敲打剑身的锵铛声,时间久了也未免乏味。
外面的世界,又是什么样的呢?
我忽然想去看看。可是没有人能带我出去。我刚被铸成不足半个月,功力极浅,只能锁身于剑中,不得远行。
我便在剑中潜心修行。如此又过了半个月,铸剑师所等的人终于到了。
那是一个少年。
此后偶然酌酒自斟,我依然会记得这初见的一幕。那是一切的开端,也是我漫长旅途之中最刻骨铭心的岁月。
“老兄,我的剑可打好了?”
人未到,声先至。人似是逐着那声爽朗的笑而来。白衣的俊秀少年郎携酒而至,那一身气度,纵是我以后遇到了太多的人,也竟是没有一人能比得上的。
此时的他如烈酒,而在数十年的积淀之后,将如陈酿。
“就在那边放着呢。”铸剑师直起身来,随手擦了擦头上的汗,向我这边一指,“喏,就是那把。”
于是他向我走来。
他带着薄茧的手指抹过雪亮的剑身,到了末端屈起指节,轻轻敲了一下。
他大概是真的仙人,这一敲之下,之前一直突破不得的瓶颈忽然通透,我的修为骤然提到了新的境界。
“哈哈,果然是把宝剑。多谢了!”
“赶紧拿走吧。”铸剑师摆了摆手,“你再不拿走,我可就要舍不得了。”铸剑师忽然顿了一下,问道:“喂,你想好给这把剑起什么名字了吗?”
他沉吟着,然后缓缓道:
“那便……叫青莲吧。”
这名字,可融了几分他自己心中的期念。
我陪他走过,看他写下“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也曾看他吟起“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心事于心,和着咽下的美酒,墨香烟绕,在他的挥毫的笔下喷薄而出半个盛唐。
我凝成实体,悄悄溜到他身边,端起他手边的酒杯,看他沉浸在自己的神思之中,挥毫写下锦绣诗篇。
等他再来拿酒的时候,当然已经是没有的了。
“咦?刚刚明明是满上的……莫不是我又喝多了酒昏了头?”
都说物似主,我都觉得我倒是和他的性子越发地像了。
剑魂也是可以凝成实体的。我还曾见过有一位剑魂化为真正的“人”,携剑纵横江湖。
他大概是不知道,是我偷喝了他的酒吧。
后来,随着境界的提升与交融,他也逐渐知晓了我的存在。偶尔对月吟诗,饮酒作对,倒是人生一大乐事。
入京之前,我曾见他朗声大笑,作“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入京之后,力士脱靴,权相磨墨,风采绝世,却终究不得留于九阙之上。
再后来,一朝去京阙,十载客梁园。
在梁园,我也是第一次结识工部。而太白也是于那时结识了少陵,相见恨晚,倾盖如故。
诗坛三杰风云际会,便少不了诗与酒。我和工部皆是实体,以朋友的身份列席。席上工部抚琴我舞剑,他们三人便铺纸研墨,作起诗来。
工部的琴声刚停,恰有另一种琴音隔空渗入,蔓延在这诗意墨香之中,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在这缕忽然激昂清越起来的琴声相伴下,他豪饮而醉,于墙上挥毫,那首名传千古《梁园吟》一挥而就。
“字字珠玑,掷地有声!”
“真乃下笔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也!”
那琴声……
我看到太白在听到那琴声的时候,眼中迸发出的光彩。
他们离开梁园之后,我和工部还意犹未尽,走在梁园之中,恰好遇到了宗氏姑娘“千金买壁”的一幕。
这件事自然传到了太白那里。
他听到的那一刻,我的剑身也随他的心境而发出了长鸣。
他是翱翔九天、清鸣绝世的凤,而那个女子,是他的凰。
千金买壁凰求凤,琴心剑胆携此生。
他的婚姻曾一路坎坷,而如今,终于能有这样一缕春风,吹过他心底某处的贫瘠荒芜。那一刻,他似乎更像是一个少年人。
那个女子啊……我想,她大概会陪他走过以后的岁月,白首相依。
人说能配得上那女子的,必定是下凡的仙人。
岂不正好?他便是独一无二的谪仙人啊。
他应下婚事,我却觉得他倒是懵懂羞涩得像个不懂事的少年郎了,不禁打趣了两句。
他佯怒道:“你倒是会说话!”
我哈哈大笑起来,忽然觉得这样似乎也不赖。
我看着他在庭园之中酒熟小憩,而她轻轻给他披上一件外衣,便在他身旁轻抚瑶琴时,愈发坚定了这个想法。
只是……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碎琉璃脆。
“蟾蜍蚀圆影,大明夜已残。”
而后,果然如他所担心的那样,安史之乱爆发。他和夫人宗煜一路南奔避难,却偏偏风波迭起。
他入了永王李璘的幕僚。终因永王之事下狱,宗煜为此四处奔走,终和多方合力将他救出,却得流放夜郎。她依然周旋,多次施救,终不成。
所幸我还能在太白身边陪着他。我看他满怀思念写下那首《自代内赠》,代为之思,其情更远,满纸满眼,都是对她的思念与爱意。
“宝刀截流水,无有断绝时。
妾意逐君行,缠绵亦如之。
别来门前草,秋巷春转碧。
扫尽更还生,萋萋满行迹。
鸣凤始相得,雄惊雌各飞。
游云落何山?一往不见归。
估客发大楼,知君在秋浦。
梁苑空锦衾,阳台梦行雨。
妾家三作相,失势去西秦。
犹有旧歌管,凄清闻四邻。
曲度入紫云,啼无眼中人。
妾似井底桃,开花向谁笑?
君如天上月,不肯一回照。
窥镜不自识,别多憔悴深。
安得秦吉了,为人道寸心。”
“我怎会不肯呢……”我听他喃喃道,“是照不得啊……”
他那样潇洒豪迈的人,添上这样一抹颜色,却显得更加的真实。
哪怕我是他的佩剑,却也在这一刻才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飘忽不定恍如即将回归九天宫阙的谪仙人。
又过了近一年,他遇到大赦,终于可以回归。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可这一天距离他仙逝,也仅仅只有两年时光了。
那天我就坐在船头,和他对月对酌。我看着他,已明白他的选择。
“青莲,我只是不愿……就此死于病榻之上啊!”
他垂暮之年却仍请缨杀敌,终因病体而中止。
可这样一个侠客,一个风华绝世的人……确实不该死于病榻的。
“今天的月……倒是明得很啊。”
我坐在船头,背对着他,饮下最后一杯酒。
此后饮酒,再没有他。
“扑通”一声,水花溅上扁舟,湖心月影破碎。
而后,重归于平静。
·
我化成实体,扮作一个钓鱼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坐在湖边。
身后有马蹄声阵阵,由远及近。我回过头看去,为首是一名穿着骑装的女人,虽已不是当年的风华正茂,但仍英姿勃发。
眉眼却哀恸。
是宗煜。
她终于来了。
“这位渔家,请问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身穿白衣,容颜清……年过花甲的男子?”
听吧,太白在她心中似不曾有老态,永远都是那个梁园之中泼墨挥毫的潇洒客。
我压低声音,故作年迈声嘶:“老朽前几天看见一个人掉到了湖里,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多谢老先生!”她匆匆一礼,拂了衣摆似就要亲自下去捞人。
“诶。”我连忙拦住她,“夫人莫急。那人老朽已经捞上来了……就安置在那边的草棚子里。夫人若是其家人……还望节哀。”
“多谢老先生。”
她似冷静了下来,又对我深深行了一礼,转身奔到那草棚处。我见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便解了蓑衣斗笠,回到剑中。
我看她摒退了仆从,一步步走进草棚,走到太白身边,小心翼翼地掀开盖在他身上的草帘,轻轻地蹲下身来。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轻柔,似还是当年怕惊醒那庭园之中醉酒熟睡的人一般。
她的目光掺着破碎的哀恸,破碎的情感之下是久别重逢却阴阳两隔的凄切,那份曾经炽烈的爱意在无奈苦楚的泼涌之下已经成了荒芜。
她的手指抚过太白的眉眼,最后她轻轻俯身,抱住了那已冰冷僵硬的尸身。
数年生离,音信寥落,路途渺茫,再相见却已然是死别。
凤既已矣,凰独哀鸣。
“夫君,该回家了。”
她抬头望向路边盛开的明艳野花,低声道: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
我看见她向我原来坐的地方望去,却只见散落在地的箬笠蓑衣。我本以为她会惊异,可她只是恍惚了一瞬,便回过神来,按上了我的剑柄。
“多谢……”
我听到她这样对我说。
我不忍再看她。
本是才子佳人,本该在太平盛世之中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却又奈何……偏逢此等。
眼睫上似挂了模糊的水珠,我伸手拂去,空无一物。
八年之后,少陵也去世了。工部也落到了和我一样的境地,此后我们二人便结伴同行。他体弱多病,一路之上,我也便多对他照顾些。
渐渐地我们都发现了一件事,自太白和少陵去世后,我们对于时间的概念便愈发地模糊起来。
可能是因为……有那样一个人在身边,看着他老去,心里便会有某个无声的“声音”提醒我们时光飞逝吧。
不知过了多少年,我们遇到了剑魔。泰山之巅,我抚摸着当年故人刻下的字句,不禁感慨。
剑魔为人豁达通透,倒颇有几分他当年的影子。却还不一样。
“若是你和太白生于同一时期,想必你们会亦成为知己的。”
“今日我们三人,不也一样可称为知己?”剑魔收剑,笑道:“不如这样,一年之后,我们相约再叙,如何?”
“甚好。”我也笑道,“工部,便约在你的兰渚山草堂,如何?”
“依二位所言便是。”
泰山之巅,空旷豁然,唯有笑声剑啸琴音相合,似时光停滞,不曾流逝。
再后来,五剑之境,物是人非。
【完】
·
·
·
·
·
【其实就是一个前传。本来想私心只写李宗结果写了这么多……“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有时间bug。剧情需要emmmm我想到更合适的再替换吧。】
【啊,ooc不管了。初次尝试男性的第一人称视角,还望多多指教。】
【李白宗煜可逆不拆。(不要不还是不逆不拆吧?)】

烟雨标志终于是……解锁了。
喜极而泣。

【喻楚】此间

@Ade 的岁月静好。因为是现代向所以尝试了一下不同的文风,写成了片段体。写的混乱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鬼玩意儿。一句话叶橙。】
【《姑苏城外寒山寺》那个,正在精修。那个因为一开始纯是写着玩儿的……所以没太好好搞,文笔自己看了都感觉烂到不行。_(:_」∠)_有出本的计划。番外正在写。毕竟费劲。】
【一些设定与我一般原著向同人设定是相通的。我来冲击300热度。】
·
(1)
其实在很早的时候,楚云秀就认识喻文州。
那时候,荣耀联盟刚刚建起,荣耀也正处于开始真正火爆起来的阶段,楚云秀是游戏爱好者,自然也入了这个大坑。
就是在游戏里,她结识了几个伙伴,有男有女,但是不管他们在现实中都是什么身份,在这里他们都是一起相伴着成长起来的,从零开始。
虽然后来也有几个人因为工作和学业陆陆续续A了游戏,但是那便是后来的事情了。
第一次见到那个少年的时候,是他们要去打蜘蛛洞穴,有两个人临时来不了,便随便在世界上喊了两个。
于是来了一个少年,还有一个声音很好听的小姐姐。
这两个人日后也成了她的亲友之二,不过那个小姐姐在工作之后便A了游戏,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她已成了叱咤风云的大神,小姐姐也成了自己领域里的权威,再不是当年一起扶持相携的模样。
最后伴她到最后的,恰恰是那个少年。
他的ID醉里挑灯。那时他已决定选术士的职业。
而她那时的ID是“楚天暮霭”,但是正在纠结自己以后到底要玩什么职业,却毫无头绪。
又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都升到了20级,正是可以开始转职的等级。她百无聊赖地翻看着职业页面,随口问道:“你是不是要选术士啊?”
“是”他这么说着,已经点下了“转职”的按钮,“你呢?”
“我还没想好呢……”说着她便关掉了转职页面,“再看几天再说吧。反正现在也有很多人到了等级没转职的。”
于是这几天她多泡在竞技场,除了自己来深度体验各职业的技能以外,也去观看别人的PK。
于是一个星期下来,她终于找到了戳自己心的职业。
“我决定了!我要玩元素法师!”她本也爽快,立刻退了竞技场跑去转职。
“怎么了?”
“刚才看到一个特别帅的元素法师!”
她的脑海里,却不断地回放着刚刚那个元素法师战斗中的身影。
而那个元素法师的ID,叫“风城烟雨”。
一切的开端。
·
(2)
“认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她道。
“喻文州。”他答道。
“楚云秀。”
·
(3)
他们曾一路相携相伴,加入战队之后逐渐散落减了联系,到最后各自接过战队,“醉里挑灯”和“楚天暮霭”的列表私聊消息框便再也没有亮起过。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一旦分开,就渐渐地淡了,说不定哪一天就变成了陌路人。
只是那个时候谁也没想到,他们最后会以那样的一个方式重逢。
荣耀的职业联赛办的红红火火,各项赛事也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作为苏州人,楚云秀支持的战队当然是本地的烟雨战队。
而且烟雨战队的队长,也正是她当初看到的“风城烟雨”的操作者李风城。
就在中考结束的那个假期,正是闲着无事的时候,听说烟雨战队也开了训练营,楚云秀和家长打了个招呼便去报名了。她的技术本来就好,在自己区里面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玩家,很快就通过了测试。
但楚云秀也一直在本地观看比赛,烟雨战队其他的赛事也只通过转播来看,没有随着战队飞往其他的地区。
“云秀打得真是越来越好了。”李风城这样夸奖她,“以后考虑考虑加入我们烟雨吧?”
楚云秀想了想:“好啊。我看看。”
虽然那个时候她也真的没有想到过,后来她就真的加入了烟雨战队,在第四赛季出道。更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荣耀的世界上重逢故人,并且对方刚一出道就担任了队长。
不过她也不差。战队里已经都清楚她将会是下一任的队长。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她就会接过风城烟雨。
而那一场“重逢”亦或者说是“相逢”,也来得猝不及防。
那时是第四赛季,他们刚刚出道,当她听到新任蓝雨队长的名字时,还有一些不可置信。
因为她也很清楚他的短板与死穴。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不短的时间,她路过蓝雨的席位,却听见有人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他的声线和当年分别时变化不大,而且有一种特质,让她一下子就能听出来。
她告诉自己可能是认错人了,但是直觉却先她的理智一步,让她脱口而出:
“……喻文州?”
“你是……云秀?”喻文州看见她,略有惊讶,随后才反应过来,“好久不见。”
说是好久不见,可这一面确确实实是他们的“初见”。
“……好久不见。”
却几乎是无话可说。
天知道他们两个在这里猝不及防地遇上是有多尴尬。
“嗯……比赛要开始了。”楚云秀说,“那我先回去了。”
“好。回见。”
“嗯。回见。”
这一次楚云秀被安排在个人赛出战,操作华丽又不失精准,又借着主场选图的优势,漂亮地拿下了胜利。
“她很强。”坐在下面的李风城道,“比我要强。”
“队长……”
李风城笑:“我说的是实话而已。再说了我现在年纪都这么大了,自然是不如这些年轻人。”
“更何况,”李风城依然在笑着,眼底却滑过惆怅,“现在的年轻人,也真是越来越出色了。”
·
(4)
之前在网游里的时候,那个小姐姐曾点过“鸳鸯谱”,玩笑着似乎要极力撮合他们。
小姐姐还问过她,她喜不喜欢那个男孩子。
我喜欢他吗?她神游一般地想着。
或许吧?反正她现在是挺喜欢他的。但也可能仅限于此了。
游戏……这么虚无的东西啊。
她将脸埋在臂弯里,最终抬起头来,敲了一句话上去:“算了。”
可谁也想不到,缘分这种东西,真的通过游戏,蔓延到了现实生活中,将他们绑在了一起。
·
(5)
楚云秀曾无意翻到过喻文州的小本子。里面居然还画了一张叶秋,画得还很好看。
她想起很久之前他跟她说过他其实是一个美术生的这件事。
但是……
“我记得……你是个美术生吧?”楚云秀看着他的字,有些一言难尽。
“咳……美术生的字,也不一定要多好看吧。”
·
(6)
楚云秀也不知道,当年喻文州也是喜欢她的。当小姐姐回了他说她的意思只是“算了”的时候,心底确实是一阵空落。
他知道她的顾虑,以及她分外的清醒和理智。
第四赛季中期,李风城退役。他离开的那一天,喻文州陪着楚云秀来送他。其实李风城本就是本地人,不过这一回他倒是想四处走走。
“队长!城哥!如果找到我们嫂子的话可千万记得给我们发一份婚礼请柬啊!”
“这丫头!知道了,还会给你的小男友带一份的!”李风城挥了挥手,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低下头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你也要加油啊云秀,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坚强,不要软弱。想要什么,就放开手去做。”
·
(7)
兜兜转转,他们也是第六赛季结束之后才在一起的,消息没怎么透露,只有两队内部成员和叶修苏沐橙才知道。
第十赛季的夏休期,楚云秀来蓝雨住了一段时间。
在蓝雨里开烟雨账号帮烟雨抢boss似乎是件挺爽的事儿。
不过更多的时候,她也在蓝雨的训练室里进行训练。
她总是要提升自己的,只有这样,才能撑起烟雨,一路前行。
不能退缩,也绝不会退缩。
这是她的强硬。
这一天她睡得晚,第二天的boss就没能起来抢,一个电话过去委托了李华帮忙。
“诶,今天秀秀怎么没来啊?”苏沐橙问道。
“她太累了,让她多休息一会儿。”
“文州啊,没想到你平常看起来温文尔雅的,没想到这么凶残啊。”
“……………………………………”用这么长一串省略号来表达无语的心情,也只有黄少天了。
“少天你没事吧?手黏键盘上了啊?这可不行,赶紧弄下来啊。”
“你手才黏键盘上了!我说老叶你的思想也是真够猥琐的我们队长明明是正人君子!”
“嗯?我说什么了吗?”叶修作无辜状,“少天啊,可别是你自己想歪了吧。文州啊,快管管你们蓝雨的王牌啊,一天天脑海里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行!”
“神特么我想歪了啊!歪的是你好不好!我有说什么嘛说什么嘛说什么嘛!”黄少天选择以牙还牙。
“你没想歪你说我思想猥琐?只有你自己猥琐了才会想歪才会觉得我猥琐吧!”
“啊啊啊混蛋老叶你给我滚出来和我单挑!!!”
“严肃点。抢boss呢!”
黄少天突然觉得心好累。这个不要脸的人,他现在是真的不想和他说话啊!
“行了少天。留意点,别中了他的计,你看,兴欣那边已经有人偷偷溜过去拉boss了吧。”
“我靠!什么时候过去的!你们怎么都不提醒我啊这么多人都没人看见吗!!!!!”
“不是黄少,你的文字泡挡住我们视线了啊……”
“……老叶这人是你们兴欣的卧底吧!”
“去去去别给我扣帽子。”叶修说。
“怎么了这么热闹?”楚云秀刚刚睡醒,走到他身边看向屏幕。
“没什么。”喻文州笑道,“少天和叶神又打起来了。”
“快结束了啊……那我再睡一会儿。”
“睡吧。一会儿我叫你。”
“喂队长你和楚妹子能不能不要这么明目张胆……”
然而兴欣那边又传出了联盟女神的声音:“叶修你再不喝茶都凉了!”
“好好好我喝!”
“卧槽双重暴击虐狗啊!”
【心疼少天.jpg】

【预告】【梦间集/青莲剑/李宗】凰音

【高亮预警】历史向官配李白×宗煜,青莲剑视角。
BG,BG,BG,青莲剑个人视角向李宗,拒绝ky,拒绝ky,拒绝ky!!!!!
早就想写李宗了一直苦于没找到好的视角!感谢梦间集感谢青莲剑小哥哥!
多年夙愿得以实现!
·
·
·
那一刻,我的剑身也随他的心境而发出了长鸣。
他是翱翔九天、清鸣绝世的凤,而那个女子,是他的凰。
千金买壁凰求凤,琴心剑胆携此生。
他的婚姻曾一路坎坷,而如今,终于能有这样一缕春风,吹过他心底某处的贫瘠荒芜。那一刻,他似乎像是一个少年人。
那个女子啊……我想,她大概会陪他走过以后的岁月,白首相依。

闲来无事调戏小枫……
单机游戏《江湖风云录》荆枫。超好看的少年。先攻击低血目标的特质不要太戳心。
妙笔生花缩图啊好气。字在这里。
“小枫!”
“?”
“小枫啊,暂时委屈你一下,A级先用着。”
……【给出《宁氏一剑》和《峨嵋九阳功》】
“滚!(老子要武当的!)”

好气……发了一晚上本来该是昨天放上来的,结果一直说我有敏感词……
一个小甜饼。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我。

风烟扶摇。:

浪迹于各种冷圈的小透明窝在角落瑟瑟发抖。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紫淑/剑三paro】那边那个毒哥你别划水啊

(如题,这是一个有毒的脑洞。玩个之前说李白QTE要背诗的梗。实际上并没有并没有并没有。)
(网卡绝望紫【并不】×开电影画质打本淑。二人已经交往设定,闹别扭ing。)
(因为是游戏paro没那么多恩怨纠葛所以一些人物性格和原作稍有偏差,基本设定都是普通人吧也想让他们有些普通人的生活。当然简而言之就是ooc。但是绝不会ooc得很魔性放心吧。本来我就是为了洗胃的不会再喂自己毒。)
·
“卧槽这李白还让背诗?让不让人打了!这是看不起学渣吗!”
“本来跟个靠谱的团长听指挥就行了,然而团长也不会背啊?这可咋整啊。”
“PVP要脑子,PVE更要脑子,我不如PVX吧。”
“PVX也要脑子啊。抓宠物做成就什么的……”
“……滚。”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团长不愧是出了名的非酋啊,你看蒙的没一个对的。”
正在前面当T的圣火令渐渐失去笑容。
于是debuff层层叠加,扛不过李白大大的诸位很不幸地团灭了。
今天中原的风依然萧瑟呢。
名为“圣火令”的喵哥孤寂地站在副本入口处。
“你们这是刚打完本?”
一条近聊跳入众人视线当中,最先看到的几个人精神一震,哭嚎着上去抱了大腿。
“淑女姐姐啊!!!!!大学霸帮帮我们吧!”
“抱姐姐大腿!!!”
差不多的话瞬间刷遍了整个近聊频道。接着,一个身影由远及近,红发,时装,橙武。
捏的那张脸也是明艳动人,而一些和她同城的人都知道,这张脸本就是她照着自己的捏的,和本人有八九分的相似。
淑女剑,全服第一二小姐,在女玩家之中排全服第二,仅居于花间“无剑”之下。本人呢在现实之中也在名牌大学念中文系,成绩还相当优异,妥妥的学霸一枚。
在她身后,另一个二少正跟着她,也是红发橙武加上同款时装,脸也有七八分的相似。
这是淑女剑的孪生弟弟,君子剑。
“淑女姐姐今天也依然美丽动人……”
“行了行了,”淑女说道,“你这是想让我带你们打本吧?”
“姐姐果然蕙质兰心冰雪聪明……”
近聊屏上再次刷屏,夹着几人退出队伍又有几人加入队伍的消息。
片刻之后,圣火令移交队长。
“哎,我一个柔弱女子,如何能当此重任。”
“诶呀我说姑奶奶啊你就别端着了!谁还不知道谁啊……”
“咳……怎么说话呢,咱们姐姐这叫女中豪杰。”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众人重新组织队伍开始打本。
“哟,小越也在啊。”
二少白虹,秀萝越女,也是本服一对知名情缘,二人早已奔现多年,据说已经到了扯证的地步。
“姐姐晚上好呀。”越女道,后面还跟了一个 ^_^的表情。
“晚上好。好了一会儿到了李白大大呢都听我的,包你们顺利过去!”
再提一句,淑女剑PVEPVP双休,平常也是本服恶人谷响当当的女指挥一枚。
圣火令一边操作着自己的明尊喵哥拉着仇恨,一边对那边一个苍云说道:“屠龙小弟啊,你看看你师姐,怎么到你这里一句诗也给我对不上来啊。”
“……闭嘴。”

这时,本来一个输出走位都毫无破绽的低调毒哥突然卡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被范围伤害波及到,幸而越女及时奶住,他才没有挂掉。
“我说那边那个毒哥,你别划水啊。对,ID‘紫薇软剑’那个,我才发现原来不是高仿,是本人啊。”
“这不是我们全服第一毒哥吗,专注PVP一百年的那个?怎么今儿也开始打本了,还划水?”
“你姐姐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好像不大对劲的样子?”圣火令私聊君子问道。平常淑女都像是个大姐大一样,几乎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直接怼人的时候。
君子先是发了一个“……”,然后才说:“姐姐和姐夫……嗯,吵架了?大概是吧……”
“哦……诶?等等,你姐夫?”
“刚刚卡机了。抱歉。”
队伍里极不和谐地冒出一条消息:“哇紫薇大大道歉?快点截图留念这可是重大新闻。”
也有人不以为然:“……基本礼仪而已吧?”
当然重点不是在这里,而是后面淑女的一句——
“我说你们寝室那破公用电脑也该换换了啊。什么配置啊,开极低都能卡死。”
嗯……不对,有猫腻。
淑女怎么知道紫薇寝室电脑什么样的?又怎么知道他开极低画质。
“嗯……你姐夫,不会……就是紫薇吧?”圣火私聊君子问道。
“是。”
肯定的回答。
除去中间紫薇卡死所带来的插曲外,这场打本打得很是顺利。出本之后淑女退了组,交了任务,正要下线忽然收到一条密聊。
“来万花谷。”
打完本之后她的心情也缓和了不少。说起来……他们俩从来没吵过架,这一次也实在不能算是吵架,顶多是闹了别扭,而且纠其原因……也实在是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来了。”
屏幕另一端,紫薇看着这两个字,一口气渐渐松了下来。
·
“江湖快马飞报!“紫薇软剑”侠士在万花谷对“淑女剑”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紫薇软剑”对“淑女剑”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无畏世间险阻比天高,誓要长相厮守到尽头。织纤云以为誓,填银河以为约,托飞星以传情,搭鹊桥以相聚。若是汝心正如我心,比翼双飞笑傲江湖!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万花谷共同见证“紫薇软剑”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江湖快马飞报!“紫薇软剑”侠士在万花谷对“淑女剑”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以此向天下宣告“紫薇软剑”对“淑女剑”之爱慕,奉日月以为盟,昭天地以为鉴,啸山河以为证,敬鬼神以为凭。从此山高不阻其志,涧深不断其行,流年不毁其意,风霜不掩其情。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纵然前路荆棘遍野,亦将坦然无惧仗剑随行。今生今世,不离不弃,永生永世,相许相从!”
“哇!海誓山盟接真橙之心!”
“卧槽,紫薇和淑女这是绑情缘了?第一毒哥和第一二小姐?”
“啊!毒藏!!!!!我最萌的cp啊啊啊!冷cp发大糖啦!这口糖来得猝不及防!我为什么不在现场啊!!!”
淑女伸了个懒腰,电脑旁的电话忽然响了。她拿过手机按下接听键,靠在半开的窗边,呼吸着雪后干净新鲜的空气。
“喂?”
那边是一段沉默,耳后才听他说道:“今天那件事情……我……”他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止住话头,又换了一种说法:“你今年如果真的不想和我回去的话……”
淑女还是忍不住笑了。
“你想什么呢。我说今年不和你回去又不是不要你了,我只是想啊,这么多年你还没跟我回去过呢。我说那句话只是因为……”
淑女靠在窗边,望着另一边的寝室楼,唇边笑意清浅。
“今年我想带你回家啊。”
·
无剑的闺蜜睡衣派对【大雾】。
“他俩不像是会吵架的人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无剑抱着抱枕靠在软垫里,金铃索将沏好的茶放入她手中,挨着她坐下,轻轻地为她按摩头部。
她最近点灯熬油,许是因为休息不好,头一直在痛。正巧作为她的男友,金铃索是学中医的,虽然表面淡淡的,但是私下里早寻了各种法子。
“诶呀谢谢金铃儿。mua~”
君子一脸冷漠拒绝吃狗粮。说道:“起因嘛……姐姐发短信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看见她给姐夫发了一句‘我今年就不回去了’。”
“……”无剑眨了眨眼,“哈?姐姐不和我们一起回来?为什么!”
“因为……她今年想带姐夫回家啊。”
“……”
在场的无剑、金铃索、合欢铃齐齐无语。
“这事闹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看来这两口子还是缺少沟通啊。”无剑拄着头叹息着,享受着金铃索的按摩而舒服地眯起了眼,“看看我和我家金铃儿……多好啊~”
“……”狗粮不吃。
“所以小君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
君子【冷漠.jpg】:“我有姐姐就好了。”
“可你姐姐也有男朋友了啊。”
“……再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