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空雪

半吊子后妈写手。主打古风,原创以及同人均有。涉猎多个题材。cp取向BG以及百合。
全职高手喻楚叶橙魏果肖戴柔杜。
梦间集紫淑曦淑,青花燕花,虹越屠红金无。
【我永远爱金铃。】
剑网三一切npc官配。本命双雅进岚(祁谷)。
霹雳布袋戏站素风等一切官配。本命霁无瑕以及殊霁槐棋。
秦时以及天行非紫卫练凤麟邯梦四本命,以及其他官配(包括凤玉)。挚爱月神以及墨玉麒麟。
日漫大本命土萌萤,二本命更衣小夜。
银魂银月冲神土三近妙桂几坂陆高又服猿山玉。
古龙小说大本命西青(西门吹雪×孙秀青),陆沙(陆小凤×沙曼)。
阴阳师狗灯晴尼阎判酒红茨草狐跳连刀荒烟黑雪。
工作细胞白赤双杀树巨辅调MastB。
历史本命上官婉儿,苏子瞻。
历史cp三本命婉平婉/怀曌/李宗。其余倾向原配以及百合。(比如李瑁杨玉环,杨玉环江采萍)


雷区:
【全职高手】喻黄伞修莫橙喻橙叶楚。
【秦时】疯脸卫紫。
【银魂】银猿银神。
【霹雳】殊槐等一切非官配BLcp。
【古龙】西叶,叶西。
【阴阳师】狗崽晴乐。
【梦间集】紫无,银淑,剑琴,紫金铃。
【历史向】李杜。李隆基杨玉环。

【百日紫淑】DAY6恶龙与勇士(上)

【童话沙雕风。放飞自我产物。重度ooc。避雷。】

人说那座山谷的谷底有条恶龙。
那恶龙通体深紫,却拥有银色的角和鬃毛。深紫色的鳞片上暗涌着金色的流光。
恶龙叫紫薇。很难想象一条恶龙会有这么柔美的名字。
可是恶龙平时也不干什么。掳走公主?这种事儿他倒是不屑干的。杀人?山谷边大多数是平民百姓,只有惹到他头上的那些自不量力的“勇士”,他才会利落地解决掉。
今天山谷又来了一位勇士。
不过这位勇士和其他的不大一样。
这位勇士是整片大陆上闻名遐迩的美女剑客,在佣兵榜上都能排到前列。
淑女其实没想接这个任务。不过那个工会里的占卜师却说什么这一战会改变她的命运,她这才一时好奇过来看看。
但其实她并不想杀这条恶龙,只是想来看看它长什么样子。
第一眼看到那恶龙庞大到占据整个谷底的身影时,她的感觉却是,这条龙似乎有些好看。
她暗自吐槽自己,难不成是单身久了看条恶龙都觉得眉清目秀……
“你也是来杀我的?”恶龙哼了一声,“不自量力的人类。”
但他其实挺清楚的,女人手里的武器是能屠龙的利器。
“我不想杀你。”她道,“我接的任务也不是杀你。不过是来你这里取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那人不知道从哪里听说龙的口水可以入药治他妻子的病,非要点本姑娘过来。我原来是不想弄的,结果那个占卜师非要说什么这次任务会改变我的命运,我这一个好奇……就来了。”
恶龙又冷笑了一声:“无稽之谈。”
淑女托着腮点了点头:“说实话我也觉得……”
“那你要来取?”
“不,说实话我有点嫌弃……不过这位……恶龙兄?能不能帮我一下?就给我这么一小瓶就好,瓶子给你,谢啦。”
恶龙看了看淑女扔过来的瓶子,额角甚至要冒出井字。
但是说实话,有那么一瞬间他像动手。
不行,他还是条有原则的恶龙的。
于是淑女和那个任务所需的水晶瓶一起被扔出了谷外。

【百日紫淑】DAY5相忘于江湖

【依旧是首尾限定抽出来的。】

那场雨,彻夜未停。
雨水打落一地的情花残瓣,零散香泥凄惨。
“多谢谷主收留舍徒。”
那女子朗声笑道:“哎。独孤先生不必客气。不过我一个柔弱女子,可当不起谷主之名。不过是两位掌事的出门远游,小女子才不得已代为管理谷中事物。”
“话虽如此,姑娘倒也是女中豪杰。”
几句话下来,人也送到了绝情谷入口。淑女打着伞,那白衣人也打着伞,不过伞下有另一个少年。
紫衣,黑发,清俊而带些青涩。
一双眸如溪涧之下冲刷过的紫水晶,剔透而莹澈。
淑女看着他,四目相对,一时无话。
“再会。”
她道。
彼时年少,惊鸿一瞥与怦然心动,都会漫漫消磨于岁月之中。
后来他还给她写过信,寥寥几封,还曾附上一枝桃花干枝。
再后来,就没有了。她也曾打听过,只不过再也没得到过当初那个少年的消息。
罢了罢了。她想。终归只是过客。
可她不知,那个曾经的少年孤寂地坠在崖底,又入了蛇腹,就此不再见了天日。
又不知过了多久,数十年或是百年,他才终于又见了天光。

多年之后的街市上,淑女和弟弟君子走过那一路繁华喧嚣,身旁一孤影剑客走过,紫衣白发。
他们都曾驻足一瞬。
却又都不曾回头。
终究是流年已改,故人已改,旧时光不再。
不如相忘于江湖。

【百日紫淑】DAY4不见

【限定首尾抽出来的。】
【超短。苟过第四天。】
“我有惊喜要给你。”
淑女笑着,双手背在身后,俯下身看着靠在树下假寐着的人。
紫薇睁开眼,下意识抬起手挡了一下阳光,却正见那人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清风落花,风烟俱净。
“什么?”
“你和我来。”
淑女笑着跑开。他从花树下起身,心下却忽然没来由地慌了起来,连忙追上去。
她在情花花海中转身,那嫣红嫣红的花开成一片血海。
那曾经通往花海中的小路,也不知为何不见了。
紫薇站在花海外,与她相隔,仿若天堑。他拨开花海,朝着那花中丽人走去。
情花的刺划在身上,流了血,却不痛。
情花有毒,动情的人会受万般苦楚,却也不痛。
要是痛,该多好。
痛到生不如死,又何尝不是一种现实。
前方的人仿佛活在海市蜃楼之中,无论他走了多久,都永远隔着那么远的距离。
他停下了。
淑女的面容不再清晰。
他的剑被他自己扔在了花树下。
若是带着剑,就能走到她面前。
可是不带剑,就还能再多见她一会儿。
他终于折返,回到那花树下。
他捡起了剑,挥向面前的花树。
花树应声而倒。
终究是轮回错落,无论是在如何的时空里,都走向了一个结局。
花树断裂倒下的那一刻,仿佛又是那通体乌黑的剑在他剑下折断。
梦醒了。

【百日紫淑】DAY3婚纱照(下)

【拆成上下苟活。为了紫淑我能再战一百天。】
他们走过了十年的路。
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研究生毕业,再到毕业后参加工作。
从校园到办公室,从校服到婚纱。
晚上的婚纱照便是真正的婚纱照,虽然独孤无一边给淑女拢着头发,一边还在感叹下午那一场回溯校园的主题拍摄。
淑女穿着一身纯白色的鱼尾裙,下摆散得很大,缀着淡紫色的水晶碎屑。璀璨的灯光照在上面,流转过清浅的光。
她的身材本就高挑婀娜,一身鱼尾婚纱恰到好处。独孤无为她绾好头发,将头纱轻轻罩到她的头上。
低绾的发髻间,簪着一朵紫薇花簪。
“姐姐真好看。”
独孤无轻轻扶着她的肩,微俯下身。
“二哥在外面等着。我去看看他。”
独孤无为淑女别好耳边碎发,便走出门去找那位准新郎。
紫薇一身暗紫色的西装,正在那边系着袖口的扣。
西装上有着紫色暗纹,胸口处的金属胸针下坠着金色的锁链与流苏。外套于腰间微收,显得那人身形更修长挺拔。
独孤无托着下巴,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家二哥,点了点头:“果然,我就说还是这身衣服适合二哥。之前那身太简单了,不够骚气。”
于是她就清楚地感受到冰冷的目光扫了过来。
独孤无笑对二哥,毫不变色:“怎么了二哥?你这眼神可像是要把你老妹儿活剐了。”
“你……算了。”
反正她也要嫁出去了。
怎想独孤无接着皮下去:“二哥哪天把这套衣服借我穿一下?”
紫薇蹙眉,感觉到哪里不对:“你想干什么?”
独孤无一脸认真一脸无辜:“我也想和姐姐拍婚纱照。”
“……皮痒了?”
“二哥你现在还打得过我吗?”
大概是这丫头小的时候被他怼得多了,现在这丫头怼他也毫不客气。紫薇干脆不再理她,径自进了屋内。
独孤无笑了笑,看着外面的月光,活动了一下肩膀。
屋内隐隐传来摄影师的声音。
“真好啊。”
独孤无轻叹道。

等我军训结束回来更丹青……
我真的不要当鸽子了。【被高产又可爱的小天使激励了qwq。】
发愤图强.jpg
学习和码文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ᒡ̱¯ )و

【百日紫淑】DAY2婚纱照(上)

【靠着小学妹和小姐姐的梗活下来的第二天。】
课桌,黑板,用了一半的粉笔,沾了白色粉笔灰的黑板擦,窝在暖气管后面皱皱巴巴的遮光帘。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子,柔柔地洒入屋内,铺上瓷砖地、木书桌。
也洒在身上松松垮垮的校服上。
仿佛是回到了年少时光。
淑女捏着那半截粉笔,在黑板上一字一字写下自己喜欢的诗句。
关关雎鸠……
“在河之洲。”
坐在座位上的人接道。
写到下一句时,她笔尖微微一顿。
摄影师按下了快门。
一切都仿若青春年华,就在这样一间教室里,他们默默地低着头,笔尖划过纸面沙沙作响,时间就这样匆匆流走了。

走廊上,她轻盈走过,粉色长发扫过他的肩膀。
窗台边,微风轻拂,扬起一缕白发,似与交织。
微微一个顿足。
不经意回眸,不经意偏头。
目光相撞。

咔!
“意境非常好!”摄影师比了个OK的手势,“看得我都少女心大动了!”
可是摄影师只说完这一句话就住了声。
风又起。
她对着他笑。
就像当年那个夏日的下午,走廊上的偶遇。

【百日紫淑】DAY1蛇打七寸

【根据最新漫画而突然开的脑洞。段子而已。】
【作死开了百日紫淑。但愿我能坚持住。】
【佛系老年人【bushi】开始迷之沉迷写小甜饼?】

一日绝情谷内,众酒友又聚在一起小酌。
淑女是千杯不倒的女中豪杰,紫薇却不常沾酒,于是被挤到了一旁。
“淑女姑娘啊,”青莲端着酒杯,朝着淑女招了招手,示意她附耳过来,轻声道,“我之前曾经和紫薇打过一架,看他的武功也融了蛇类的路子?我和你说,以后他要是跟你动手,你就直接拿剑击他软剑的七寸,再加上你的功力,还有你所修习的克制他的心法,保证有效。”
青莲是微醉了,话也有点多了起来。淑女眼睛笑得微微弯起,朝着那边面色微冷的人看了一眼,道:“好。”
待众人尽兴而归,花树下只剩了紫薇和淑女两个人。
“怎么?”紫薇稍一挑眉,“听了什么对付我的法子?”
“是呢。”淑女笑着,走到了他身前。
紫薇不知她是何意,只是一低头,入眼便是那两汪柔情桃花水。
她却将掌心抵上了他的胸膛。
掌心之下,清楚地感受到胸腔内的跳动。
“蛇打七寸呀。”

说实话二哥这个浅笑挺苏的?

作死说说对于最近弹幕里的圈地自萌怪的看法

作为一个BG+百合党真的是……唉。有些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榊潇:

占tag致歉,还是希望有更多理智的小伙伴能够看见


最近总能在B站的弹幕里面看见“圈地自萌”这四个字,说实在话,我觉得这几个字的本意已经完全被一群低龄儿童为了找存在感而用坏了。


为什么会突然间觉得这些刷圈地自萌的人很讨厌,我仔细想了想觉得本身的问题并不出在圈地自萌这四个字上面,因为这个词最开始在二次元圈子里流行的时候,是非常被大家所接受的。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B站给人一种强烈的低龄化,圈地自萌这四个字就变得越来越变味。举几个例子,就在最近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内,我看小英雄的弹幕,圈地自萌几个字变得越来越多,只要是有刷cp的地方,或多或少都会有几个圈地自萌,其实本身来说这个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总会有人不喜欢这对cp,或者是根本不吃cp,所以看见cp名就会觉得不舒服。


但是,真正当你去仔细观察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很多发圈地自萌的观看者,内心其实根本就是吃自己喜欢的cp而踩别的cp一脚。


要说为什么,很简单,举几个例子就可以发现问题。


首先看三巨头的bl向cp,再比如切爆这种,这些cp受众是最广的,所以每次的弹幕密集程度最高,刷圈地自萌的也相对较少,就算有,也被大部队所掩盖了。而这其实也很正常,在热血漫中吃bl向cp一直都是一种常态,因为角色剧情分量的不同,所有热血漫,不管是不是群像描写类的,或多或少都会以男性角色的描写为主,而女性角色在一定程度上会相对弱化,即便是有描写很优秀的女性角色,在数量上相对于男性角色肯定也是偏少的,毕竟人物角色的立体程度很大程度决定于他的剧情编排,像小英雄里面,全班虽然有20个人,但真正有剧情而让人物变得立体的,还是以三巨头为主,角色立体丰满,就会有更大的可发掘空间,比如咔酱的口嫌体正直,轰总的十二万分好脾气,在同人创作中就会更戳大家的萌点,而变成大家所喜爱的cp类型。稍微多逼逼一句,拿爆豪举例子,整个同人圈里面很多都是all爆,所以就很容易看出大家对于爆豪的超凶超强势但是是个受的这种反差感有着浓烈兴趣。所以我本身可以理解在很多刷bl的cp时,刷圈地自萌的人就很少的这一现象。


但是另一方面,整个弹幕里面,对于bg,我真的可以说,整个弹幕评论区对于bg向cp是相当不友好。或许有人会说那是因为我认为这是热血番,不存在感情线,所以我刷圈地自萌怼你。对于这样的人,我只能说双标的太严重了,所谓热血番没有感情线,这句话本身就是没有逻辑的,就拿完结的火影里面,粉丝超多,但是黑粉也超多的佐樱来说,以前有吧友总结过佐樱的一些小细节,作为萌这对cp的人的粮食,但是就有超多的黑粉说你这不过是单方面的臆想,佐助根本没那个意思,火影纯热血番没有cp,结果大结局两个人结婚了,还有漫画700话结局以后,岸本专门给他们一家画的十话番外,而且岸本自己也说了,佐樱是他最用心埋感情线伏笔的cp,所以到最后,可以说黑粉的脸被打的啪啪响。


其实小英雄也是一样,不管平哥最后走不走感情线,现在他所画的每一个场景,在未来都会有被废弃或者是被提出来的可能性,比如从他们选班长就埋下的,轰投票给八百万的那个场景,直到后来他们期末考试才被揪出来,这就让很多人萌上了轰百这对cp,你说平哥他要准备干嘛,是单纯的想帮八百万重拾信心?还是有想埋cp的可能?这种问题只有平哥自己知道了,所以现在盲目地否定没准最后就会被打脸,所以bg黑粉也不用那么激动,因为如果最后平哥没有凑这对cp,轰百这个同人圈本身也不会受到影响,毕竟大家由这个场景而萌cp,但最后喜欢这对cp基本都来自于同人圈的漫画和同人文,所谓的官方找糖,更多的也只是一种奢望,最大的奢望或许就是这个圈子太火以后反向影响官方,但最后没有结果其实对圈子本身也没有影响。就比如bl圈子基本没有成的可能,但大家就是乐此不疲。


而且相对于bl地方寥寥无几的圈地自萌,我就莫名想起半个月前,看期末考试轰和八百万组队的时候,弹幕里面有三四条轰百的弹幕,然后十几条圈地自萌,我当时就看笑了,那些人是有多强的危机感才这么神经敏感地想将bg向cp扼杀在摇篮里。


有很多人或许会说,就是觉得你们刷cp碍了我的眼,但我其实觉得这样的人估计很少,大部分刷圈地自萌的其实还是萌某对cp但还是要踩别的cp一脚的,因为就我观察来看,到目前为止基本不存在刷圈地自萌的cp只有一个,那就是上耳。这是个很奇怪但是又很符合常理的现象,就和火影里面的国民cp鹿鞠一样,上耳在人物设定上本来就很搭,然后活宝加傲娇属性就很有娱乐性,再最最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们属于主角团但是却不是戏份最重的角色,不像三巨头那样,粉丝数量太大,就总会出现几个扭曲的亲妈粉。上耳的和谐情况和其他bg向cp的撕逼现场相比,很多人的双标属性可以说暴露无遗。


而另一个让我觉得好笑的bg撕逼现场,那就是出茶,说句真心话,我到现在都没理解为什么会有撕这对cp的,我本身是胜茶党,因为吃胜茶的人物设定上的反差萌,但我明白胜茶最后基本是不可能的,也只是作为自己的喜好萌一萌,但在我看来,整个小英雄里面所有的bg,bl的cp当中,如果平哥给感情线,任何cp都要看运气,但出茶基本就跑不掉了。但我却在弹幕里面看见很多人自以为聪明地刷“你知不知道官推和官配不是一个概念”,我当时就有点懵逼,在我的理解当中,所谓官推是指动画化的过程中,制作组补充漫画细节的时候,在一定程度上偏向于某些角色的互动,比如上耳比较容易被捆绑在一个镜头里,怼上鸣怼得最多的,非耳郎莫属了,所以你说上耳是官推我就比较相信了。但是,印象中被动画化的大部分出茶镜头,都是平哥漫画里就有的内容,比如在临时执照考试之前,茶茶感觉到自己最近心里扑通扑通的,被其他女生点破是恋爱了,然后紧张之下把自己给浮起来了。这样的镜头本身就是漫画里面的东西,这样的都不叫官配的话...那我就真不知道什么叫官配了,难道非要在人物介绍里面写上“这孩子以后是主角女朋友”这样的话?平哥在每周画面有限的漫画页数中给了这对cp画面,就算你不喜欢,但是也没有立场去喷吧?难道还真就是读者上帝论吗。但同样收到平哥一定程度扶持的切芦,有自己的单独篇章,不过由于没有动画化,目前的和谐程度和上耳差不多,不知道以后动画化后会是个什么情况。


或许对于我的看法,有人觉得我是针对bl,或者是狂热的bg粉,但其实我还真就是个杂食主义者,blbg我都喜欢,我也是很多角色的亲妈厨,会关掉弹幕疯狂截屏。在看到我自己喜欢的cp我会疯狂嚎叫,在看到我没怎么接触的冷cp的时候会点进去看看大家眼中这对cp的萌点。比如很多人喜欢轰百的家世颜值和天然呆组合,有人吃爆出胜的幼驯染组合,再有人吃胜茶里面咔酱作为男朋友的超凶但是温柔的反差萌,每对cp存在本身就有存在的理由,因为有萌点而被大家所接受。在我最初对弹幕刷cp的理解当中,刷的密集程度就一定程度反应热度,你会发现有人和你一样萌这对cp,这是弹幕“看着番剧感觉大家和你一起开心”的初衷。真正的纯粹享受番剧的人,关掉弹幕对他毫无影响;理智追cp,不会无脑厨角色的人,也同样不会去随便黑一个角色,也不会对别家的cp报以恶意。


以前看小英雄的弹幕觉得一片和谐,刷着“老师好帅”之类的表达喜悦的弹幕,但现在看的人越来越多,弹幕里面却充斥着浓烈的暴躁感。“我不喜欢这对cp,所以你们不能刷”这样双标十足的理论,为什么你能表达你的喜悦,而其他人就不可以呢?或许有人觉得弹幕就应该表达观点,或者讨论剧情,应该仔细看番而不是刷这些不存在的cp,但是就目前来看,我还就真没看见什么有意义的弹幕,刷老师好帅也不过是大家的情感流露而已。Overload里面好歹还有科普性质的科普菌,但是小英雄里面到现在还有无数人在刷“老师对着叶隐用个性会不会就看见叶隐真身了。”“叶隐怎么出生的,医生不会看不见吗。”这种问题。而且弹幕里面的答案也给人啼笑皆非的感觉,“因为看不见叶隐,所以无效”“个性要在四岁觉醒”之类的答案,我也只能是你们自己也没好好看剧。叶隐的个性是老师无法消除的异型性个性,就和尾白的尾巴一样,简单来说就和主动技能被动技能,老师能消除轰那种主动释放的技能,但是本身的身体变异不能消除。而个性的觉醒,从头到尾都在说,个性的觉醒是四岁以前,从出生到四岁之间都是存在的,但是过了四岁基本就被判断为无个性了。


所以在我看来,弹幕的和谐程度不是说刷多么有意义的东西,而是在弹幕里面表达的是大家的喜悦,而不是一种暴躁感,“圈地自萌谢谢”这几个字逻辑上正常,却会给人一种受到挑衅的感觉,最后循环下来就是“圈地自萌谢谢”“自重怪自重谢谢”这样的撕逼感。在我看来这样的行为就跟在咔酱被抓走的时候,一群家伙在里面刷“鸣人佐助既视感”“这不就是火影的套路吗”本质是一样的,因为这些话在弹幕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消极情绪。


总的来说,如果想要大家和和睦睦地看番,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吃cp的就吃自己的cp,最好是杂食,和谐一点,吃自己家的也不要去踩别家的;不吃cp的可以直接屏蔽cp相关的关键词,不过说实在话我试着把所有的cp都屏蔽了一遍,顿时觉得弹幕变得好单调啊,而且里面很多都是一些很傻的言论。亲妈粉那就关了弹幕在屏幕前嚎叫吧,我这种几乎全程给轰总,咔酱还有百百截屏的表示每一帧都不想错过。所以简单来说就还是过得单纯理性一点吧,这么好一部番,有那时间去撕逼还不如多刷几遍。


感觉发出去以后估计好多人要找我撕逼…明目张胆作死的我,但我真的就好想吐槽一下那些双标怪啊!佛系看番不好吗?!_(:зゝ∠)_

卧槽。太太太刚了啊。

justwe在光母坟头蹦迪:

忘羡狗男男,不光要生同衾死同葬,连去人家祠堂撒泼打滚都要妇唱夫随,这也忒不要脸!


踩着别人脱了罪洗了白,还要招摇过市——辣蓝家老先生和小辈的眼睛就算了,还真当被全世界待见惹


按头吃忘羡,光母的脸比我脚盆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