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空雪

半吊子后妈写手。主打古风,原创以及同人均有。涉猎多个题材。cp取向BG以及百合。
全职高手喻楚叶橙魏果肖戴柔杜。
梦间集紫淑曦淑,青花燕花,虹越屠红金无。
【我永远爱金铃。】
剑网三一切npc官配。本命双雅进岚(祁谷)。
霹雳布袋戏站素风等一切官配。本命霁无瑕以及殊霁槐棋。
秦时以及天行非紫卫练凤麟邯梦四本命,以及其他官配(包括凤玉)。挚爱月神以及墨玉麒麟。
日漫大本命土萌萤,二本命更衣小夜。
银魂银月冲神土三近妙桂几坂陆高又服猿山玉。
古龙小说大本命西青(西门吹雪×孙秀青)【不!可!拆!】,陆沙(陆小凤×沙曼)。
阴阳师狗灯晴尼阎判酒红茨草狐跳连刀荒烟黑雪。
历史本命上官婉儿,苏子瞻。
历史cp本命怀曌李宗平婉。其余倾向原配以及百合。(比如李瑁杨玉环,杨玉环江采萍)


雷区:
【全职高手】喻黄伞修莫橙喻橙叶楚。
【秦时】疯脸卫紫。
【银魂】银猿银神。
【霹雳】殊槐等一切非官配BLcp。
【古龙】西叶,叶西。
【阴阳师】狗崽晴乐。
【梦间集】紫无,银淑,剑琴,紫金铃。
【历史向】李杜。李隆基杨玉环。

【摊手】我不喜欢的角色我也是靠对集集的热爱和我的灵感好好写的,也是尽我最大所能尊重了角色。
我是尊重角色的。
尊重。
那么某些人,隔空diss,口口声声说我不喜欢还产粮,看不舒服,姑娘帮我说话还说人家洗地,说人家无视我的不喜欢。
那么问题来了,我不喜欢,我尊重。
那么某人看不舒服我,又尊重我了吗?

卧槽!!!!!
心情不好的时候戳出这一句真的是……
他是天使吧。

阴阳师的第一对本命cp。

游戏剧情全是刀糖又怎样,拦不住我。

主晴尼,混剪博狼竹辉茨草。可惜这次灯姐和红叶没出场,不然还会有二本命狗灯,再加一对酒红。

可能还会剪一个博雅神乐的兄妹亲情向的,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关于最后一幕,喜剧版可以当做阿爸喝醉尬舞全程被八百看到然后酒醒后羞耻地扔石子。

悲剧版嘛……结合游戏剧情联想一下……


【吐槽一句,大概明年b萌版图要全程拆我cp了。】

【再吐槽一句,今年b萌不出所料,就是又一年的双沾不是人系列,生气。】

恭喜古墓祖师再次出场。
所以说是玉女剑吗!!!!!
我看到这句话我感觉我的小姐姐可能有希望了。

【非紫】与谁同

【之前群里说的韩非失忆的虐非哥梗。依旧固执紫女阴阳家设定,但是已经退出。】

他已经离开很久了。

久到那个紫衣女子已经隐却世间,久到那个青衣少年远了故乡,久到那个桀骜剑客白发已长,久到那个娇俏的小公主换了红裳。

流沙聚散,天地开阖。

 

一身月白衣衫的人坐在酒馆里,握着酒杯,望着檐下的落雨出神。

他很憔悴,也并不年轻,满面尘霜,气度却不凡。

憔悴到,与当初判若两人。

他浑浑噩噩,不知自己是何人,也不知自己来自何处,又要去往何处。就像是习惯了一样,走到这家酒馆,又要了一坛酒。

他只倒了一杯,喝尽了。

“哎,客官,你先把钱给了阿。”

“啊……哦,抱歉……”

他摸了摸身上,然而除了这一身粗糙的布衣衫,什么都没有。

这一次,没有金玉项链可以抵押了。

昔日千金换酒,今朝身无长物。

“我……我好像没……”

“没钱?没钱你喝什么酒!”

酒馆老板夺了他手里的杯子,揪了他的衣领,作势要打他。

“算了,老板。”一道清洌的女声传来,“我这边等的急了,还麻烦快一点。若是他欠了你的酒钱,又欠了多少?”

“哎哎,不多不多!”老板松开了手,连忙招呼来人,“真的不多……就,就一杯,不用麻烦了。玉姑娘今天又来拿酒啊?”

那女子十八九岁的模样,一袭紫色衣衫,黑发在脑后盘起,拿簪子簪着。

熟悉的模样。她容颜艳丽,却不是熟悉的面容;她身姿也修长纤细,一袭紫衣,却不是熟悉的姿态。

熟悉……?

他睁大了眼,透过散乱的发丝看她。

又为何熟悉?

他所熟悉的,又是什么?

那“玉姑娘”低着头,看了他一眼,又别过了头去。

她的眼里没有温度。

“那……”那个男人刚出声便被打断。

酒馆老板挥了挥手:“算了算了!快点滚吧!”

男人沉默着,踉跄着离开了。他只觉得身上没什么力气,像是灵魂都被人抽走了一般。

他踉跄着,从黑发女子身旁擦过。

落魄旧衣冠,征尘满面辨应难。

生死别离方信人生苦短。

 

郊外树林,紫衣黑发的女子推着一车的酒,走过林间小路。不远处是一座木屋,她离得近一分,身上便多一分的变化。

紫色的衣衫如同被墨色浸染,从下摆向上墨色蔓延,到了腰间,墨色交缠,扬起黑色的麒麟纹斗篷。被盘起的黑色头发也放下,簪着头发的簪子无端消失,换了将头发高高束起的带子。

那副模样,本是那日幻化的,扮作她的女儿随她出游。

后来她偶尔过来,替她采办时候,便一直用着这幅面目示人。

化名为玉。

墨玉的玉。

她想,若是他们两个真的有女儿,如今,也许跟刚刚幻化的模样差不了多少吧。

“新的酒在这儿,你要如何?”

“先放着吧。”紫女轻声道,“多谢你了,麟儿。”

风声乍起,又随着她一起沉默。

麟儿没有再多说什么,转了身,离了这座林子。

 

外面的消息是,韩非死于秦国狱中,尸体运回韩国。

可是真实的情况是,衣冠在,人未归。

红莲坚持没见到哥哥的尸体,便不相信他已死了,卫庄和张良也对此存有疑虑。只有紫女,反而是最先接受这个结局的人。

也许是因为,她知道那个东西有多可怕,一旦中了,必死无疑。

能解六魂恐咒的,也唯有封眠咒印。

可是封眠咒印,会抹去中咒者的记忆,如同被整个人间流放到荒岛。

也许是因为,长痛不如短痛,这个结局,早已注定,她也早已料到。

痛啊。

又怎么会不痛呢。

可那又如何?

林外,一个狼狈憔悴的身影走过。

她背对着,没有看到。

他却看到了她。

熟悉的紫发紫衣,又是多么风姿卓绝。

那庭院里的墓碑冰冰冷冷,没有温度。

他愣愣地站在那里,没有上前,而是在她转过身来时,鬼使神差地,逃进了树后。

时隔多年,她已经看淡了一切,每日只终日在那林间作息,周围便是渔樵耕读的生活;而他忘却往昔,却仍记得那无端的悸动,却不知为何,只敢远远地瞧着,在那阴影之下,未曾走出一步。
他不记得了。那个墓碑上的人名他倒是耳熟,那是韩国的公子,也是一个活在那些传说里的人。

传说啊。

传说不同于记忆。明明都是记在这世间,却又像不共戴天的仇雠。传说记了名字,而记忆记了人。

传说是个很神奇的东西,能够将一个人留在世间,却轻易地摸消掉一个人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抹消掉他鲜活的面貌,抹消掉他沾着酒香的衣角,抹消掉他作为一个真正的人的存在。

传说凝固了一切,让他成为字里行间的传奇过往,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的名字成了传说,他却只在这里。
过往的一切与他割裂,独留他悬在空中,兀自彳亍。

只有他像一个游荡人间的孤魂,却已是过了奈何。


他一天天地看着那个紫色身影。

冥冥之中有种感觉,却不记得。

什么也不记得。

紫女也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她一走近,他就跑了。几次三番地,她也就不去管他了。

哪有那么多感知,哪有那么多心有灵犀。他们之间应是有过的,只是那都是以往的事情了。你看他现在,不还是有那么一种感觉吗?

只是她的心已死了,又何来灵犀。

 

恰好白发的剑客和红衣的女子来找她,临走之前撞见他鬼鬼祟祟地在树林间游荡。

那把鲨齿差一点就出鞘了。

是赤练拦的。

赤练上前,想要抓住他问个究竟,带着那突如其来的心慌。

最终也没成。

形势危急,山河飘摇,风雨如晦,谁又能管一个邋遢狼狈的“疯子”。

他们也离开了。

这是最后一面。

时间一点点地流淌着。于那些人而言,时光飞逝;于她而言,十年如一日;于他而言,这时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他想找回记忆,但是找不到。

终于,他离开了这片树林,离开了她。

他们从来就没有面对过对方。哪怕这一段时间里,他们朝夕都共处于这片树林中。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一年,两年,甚至十年。红莲也终于信他死了,卫庄信了,张良也信了。

至于紫女,早就信了。

 

他已被这世间流放了,被这世道判了死亡。在故人眼中,都是已死之身。

更何况他忘了一切、狼狈不堪,也早已不是他们身边的那个意气风发之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

他倒在地上,喉咙干哑,发不出声响。他自打带着一身空白重归这世间时,便一直是一个人。

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活下来的。如今,他也该回去了。

就像他本不应属于这个世界。

当初给他下封眠咒印解开六魂恐咒的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那也不重要了。

许是给他和她的惩罚,又许是,只为了看这一场戏。

至死,都没有人见到他,没有人认出他。

 

他死在荒郊野岭,无人问津。

唯有寒鸦盘旋,哀鸣凄凄。

没有血迹,没有葬礼,空余一具尸骨单薄。

属于他的墓里空葬着衣冠,而他的尸骨横在野地里,慢慢地腐朽。

只有那道紫色身影,在临死前的记忆回溯里,带着料峭的寒,却在灵魂深处开出花来。

 

“紫女姑娘……”

若还是年少时,多好。


我不管我就要吹爆非紫!!!!!

非紫女孩的狂欢!官逼同死啊!!!!!

顺便,哪怕只有我一个人喜欢这种CG画质我也要吹爆!觊觎这种画质很久了啊!非紫眼神爆灯!!!!!

【梦间集】丹青秋雨辞(十七)

·更文更文。
·这两天过了一遍前面的剧情,才发现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
·我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拾柒·争夺】
“阿无他们要去江南。”淑女合上手里的信笺,“绝情谷也应该让一两个人跟过去,现在启程在江南大概会与他们碰头。正好将这些时日来所调查出来的线索一并告诉她。”
“你和君子去吧。”孤剑说道,“这件事还未曾完全确定,但是先秘密告知无剑,也让她好有个准备。我和九曲还有寒星他们守在绝情谷,以免木剑和魍魉趁虚而入。”
“我明白。”淑女道,“我和小君明日一早便启程。那就有劳了。”
“不必客气。”
绝情谷也可以算得上是地处东方。如今天火奇石早已损毁,昆仑雪玉在无剑手中,九养木心保存于江南,最后剩下的,也只有一个至刚之百炼乌金。
会在绝情谷附近吗……
若是真的在绝情谷附近,那么木剑身为五剑之一,虽然不像无剑那样与五剑之境同生共存,但是也肯定能对这种东西有几分感知。
东有至刚之百炼乌金,南有至柔之九养木心,西有至阳之天火奇石,北有至阴之昆仑雪玉。
如今四件至宝,除去被损毁的天火奇石,只剩下三件。其中昆仑雪玉既然在无剑手中,那么剩下两件,两方都势在必得。
围绕于此,必有数场争端,直到两方分出胜负为止。
他们自然是想要无剑赢得这场战争,但这胜利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一样需要考量。
他们所能做的,便只有尽力将损失压到最低。
·
“姐姐?”
“还有三里,便能到剑冢了。”淑女隐在树间,微微蹙眉,“只是,现下这般情况,并不好应付。”
树下魍魉徘徊,观之正是阳刚二属,于他们姐弟二人十分不利。
正思索间,一道剑影袭来,淑女觉察危险,抬剑一挡,那灼热的不适感攀上剑身,在她面前掀起无形热浪。
她险些没稳住身形,周遭的树枝沙沙作响。
又是一剑,拦腰斩断了他们脚下的树。
淑女君子不得已现身,可四下一扫,不见出剑之人。
“好好招待二位。”
只这一声,带着几分冷,又似玩味。
有什么东西在记忆中一闪而过,淑女脱口而出:“浮生!”
她与无剑交好,自是知道这个人代表着什么,自是知道这个人于无剑,意味着什么。
曾经,意味着什么。
他们拦截不住那个人,却反被魍魉截下,打斗间又被分隔开。
姐弟二人的默契是他们最大的优势,而如今被分开来,战斗力就打了折扣。
更何况,这些魍魉训练有素,刻意按照相克之法分开来。那些阳属魍魉恰好克她,君子也被刚属魍魉缠住,抽不得身。
她手中剑影纷繁,可魍魉亦是有备而来,缠斗之间,她被撂倒在地,对面刀影沉下,直向她心口刺来。
“姐姐!”
君子一剑飞出,替她拦下了那柄刀。自己却露了破绽,后背遭重物狠狠一击。
淑女难以脱身,顺着剑势一滚,捡了君子剑,奔向弟弟那边,将剑扔还给他。
她想要和君子变换位置,缓解不利局面,可魍魉来势汹汹,脱身又岂是那般容易的?
她刚刚斩杀君子身旁两名魍魉,便被追赶来的魍魉隔开,又回到了先前被动的局面。
剑光起,紫影落。
她被逼到崖边,只消再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自是不能退的。
淡紫剑光划过眼角,她腰身被人揽住,带离了崖边。
软剑剑锋掠过四方,一炷香的时间便逼退了那些魍魉,其中有近六成已丧命于锋芒凌厉的软剑之下。
一道白衣金发的身影落在了君子所处的包围圈中,为其疗伤之时,白缎挥舞,铃声清脆,击退了那些魍魉。
金铃挥手,一道夹杂着淡绿颜色的金光落在了她身上,缓解了她的伤势。
“多谢。”她向着金铃微微颔首。
金铃也对她一颔首,便去查看君子的伤势了。
身后之人没有说话,只是将她转了过来。她对上那双紫眸,笑了笑。
·
剑冢。
石室之内剑意凛然,沉剑池波澜翻腾,拍打着中央的石碑。
无剑静坐在石碑前,没有动一下。周身不曾有金铁,却似有万千刀光剑影迭起,纷飞于这一方天地,明明空无一物,却有霜雪之色、金铁之声,无端跌宕。
脚步声轻而慢,从台阶上传下。
恰逢无剑收了满天剑气,睁开眼来。
“姐姐他们已经到了?”
她问。
“已经到了。都在等你。”金铃走近沉剑池,站在岸边,“如何了?”
“还是那般。”
她起身,身上的衣裳已经浸湿。她运起内力,将衣裳里的水散了出去。
仅仅几日,她周身的气势,似乎又变了一些。但是这一点,也似乎只有与她朝夕相对的金铃看得出来。
“莫急。”金铃握住她有些冰凉的手。
“我知晓。”她略低了眉眼,“只是前些日子倚天那话……让我不得不抓紧时间。”
木剑若是想要摧毁剑境,势必要让自身达到你的境界……
她半阖了眸。
“我们走罢。”
·
绝情谷前,有人白衣锦袍相候。
“久闻绝情谷孤剑、曦月二位大名,浮生特来拜访。”
“就是不知,二位是否敢开这谷门呢?”
魍魉嘶吼,寒风又起。

一条贫穷的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在一个并不封闭的平台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但是作者同样身为未成年人,这已经是ta所能做出的最大补救,这已经足够了,余下的应该是三观成熟的人来理智对待此事所造成的影响。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文字能产生这样的影响力,颇有些惶惑。


       我不敢说我写这篇文章是完全不带个人情绪,更不敢说自己公正。在与大家讨论之后,我发觉自己的观点同样有错误的地方,在此也非常感谢提出意见的大家,你们让我又学习到了很多。


       尽管没能逐条回复,但我也一直都在看评论。我需要再次强调一下,我的本意并不是扩大事态,而是想尽量引起大家的思考如何对待小众文化圈,如何在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合理处理小众文化作品,作为创作者应怎样对自己的作品及观众负责。


       同时我也想再次呼吁大家,原作者本身也是需要保护的未成年人,这件事已经给ta带去了很大的伤害,一味地抵制制裁和撕逼挂人,除了扩大负面影响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我对评论里提及角色名cp名以及原作者相关信息的内容进行了删除,在此对被删除评论的各位表示非常抱歉,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





【金无】论官方真的让金铃儿长大之后

·小段子。
·虽然之前写过长发金铃儿,《丹青秋雨辞》里也一直是长发金铃儿面目示人,但毕竟还是私设,现在官方圆梦,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又名《来自一只不省心的女友的忏悔(?!)》我流无剑。末尾一笔紫淑,注意避雷。

独孤无:金铃儿好久不见!我好想你!欸?!
看着面前的长发少年,独孤无有些发懵。
她不过是出门了一年为何少年长得这么快?!
而且长得比她还高了……
金铃索:回来了?
独孤无:(摸着少年的长发)这一年……为何你的头发……长得比我的还长?
她的头发可是留了好多年,都可垂到大腿上了。
金铃索:你忘记了?这一年我回古墓闭关,境界突破,自然长得快一些。
独孤无:……【她怎么感觉少年整个人的气质和性子都不太一样了?】
——胡思乱想之际,金铃索却说了一句话。
“而且你不是……一直都喜欢长发的少年吗?”
独孤无:……【我知道我可能是个怪阿姨……但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记得你当年看见工部的时候,似乎是被惊艳到了。”
独孤无:……【不是惊艳……我是差点爬墙啊……(弱)】
“那么我现在的样子,让你满意吗?”
送命题啊?!
独孤无:铃儿,从现在起,我保证爱你一辈子,绝不爬墙。
金铃索:那你之前?????
独孤无:我我我连姐姐的墙都不会再爬了!!!!!【能……办得到吗?】
金铃索:……【虽然好像有什么不对但感觉她好有诚意?????】

淑女:(笑)阿无这丫头……
紫薇:呵呵,算她识相。